第四十章
猎杀——狙击手传奇 - 青斗

潜伏在草木中的龟岛,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四下里愈是安静,他愈是感觉到唐林的威胁和危险的临近。他知道这是双方耐力的比拼,稍有不慎,都将遭到对方致命的一击。

山林中的夜晚,湿气迫人,冷风刺骨,加上蚊虫的叮咬,不是一般人所能忍受的。同时还要防备随时有可能射过来的子弹。这些倒是丝毫动摇不了龟岛的意志,他早已报了必死之心,即便战胜唐林,他也不准备再走出这座山林了,因为日本国战败了,他感觉到已无家国可归。龟岛是在以一种悲壮的心情来进行这场最后的绝杀。他的梦想随着战争的结束而破灭,他这个人就是为战争而生的,没有了战争,他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日本军国主义的教导和德国狙击学校的残酷训练,每每令这些可怜的军人们走上极端。

狙击手的生涯是血色而浪漫的,他们的职业就是杀人,并且杀人有理,嗜血成性。一旦没有了令他们可以射杀的目标,往往会让他们感到绝望。龟岛就属于这类人。狂热的**一旦随着战争的结束而冷却下来,真的会使他感到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但是龟岛也感觉到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他遇上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对手——神枪唐林。这个神奇的中国人所创造的狙击战上的辉煌,足以令世界各国的狙击手们奉其为神。而这个唐林又将成为自己的终极猎物,只要射杀了这个唐林,日本国虽然战败了,但是对他个人来说,他则是胜利者。

龟岛此时倒是有着十足的信心,也自涌动着一种兴奋。在与唐林的一番对话中,龟岛认为这个不善言谈的中国人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了。唐林的成功,是上帝的偏爱,因为在中国战场上根本没有与他对抗的狙击手,否则他不会顺利地活到现在。唐林的战绩,本应是属于自己的。

日本国的战败是个意外,他战胜唐林则是个必然。心死之志激起了龟岛必胜的信心,无尽的杀机在山林中蔓延开去。夜晚常闻的狼嚎也不再显其声,鸟兽竞相避去。

睡意朦胧的唐林睁天了双眼,猛然坐了起来。他感觉到了这个夜晚气氛的异样,他的对手正在树林中杀气腾腾地等待他的出现。

唐林开始做起了准备,仔细地检查步枪的部件和子弹。唐林知道,龟岛将是自己射杀的最后一名日本人,也可能是最后一个人了,这种杀人的游戏也将终止。

唐林的心中感到了一种宽慰,猎杀的生活随着战争的结束,终于令他感觉到了一丝厌倦,过了明天,一切也就都结束了。唐林此时杀机顿消,有的只是天亮之后还要去狩猎一次的感觉。生活又似乎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唐林忘记了明天的决斗将是一场生死相博。

天色慢慢地亮了,唐林吃了些食物,然后披了“百缕衣”,手持莫干纳辛步枪离开了猎屋,开始了一场特殊的终极猎杀行动。

潜伏一夜的龟岛,此时虽然有些困倦,倒也在佩服唐林的忍耐力。曾为猎人的龟岛,也自熟悉山林中的环境和生活,虽与日本北海道的山林中有些差异,但是他也找到了那种狩猎的感觉。两个猎人,两个对手,都已经达到了猎杀目标时的最佳状态。

慢慢的,龟岛感觉到了山林中真正的宁静,所猎杀的目标已失其所在,龟岛心中诧异,他终于意识到了唐林早已避他远去了,是在避开他夜间的狙击优势,当是在哪里睡了一觉,以逸待劳。生死相决的时刻,这个中国人竟然能主动的撤去,让他苦候了一夜。龟岛这才明白所面对的这个对手超乎他的想象,心中敬佩之余,也自更加万般的警惕,因为天色已大亮了,唐林也应该出动了。

一支枯枝被踩断的脆响惊动了龟岛,他迅速地将步枪指向了那个方向。一只晨起觅食的野兔出现在了龟岛的视野里。但随即,那只野兔一个翻滚倒在了一旁不动了,显是遭到了无声的射杀。

龟岛一惊,慢慢抬头望向了对面茫茫的大山,他明白,唐林是在告诉他,他的对手已经到了,并且明确了所在的方位。

龟岛心中终于隐隐地泛起了一丝恐惧,他此时倒不是害怕死亡,而是对这个强大的不可捉摸对手的恐惧,这个对手似乎已经和这片山林融合成了一体,无所不在,在窥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并在嘲笑着他。

龟岛轻轻地抹去了额头上的一层冷汗,他知道,那个中国人已在朝他示威了。昨天一晚上酝酿出的杀机此时已荡然无存。因为那个中国人根本无视他的存在,生死相决时刻,竟也进退自如。

龟岛闭上了眼睛,他明白为什么这个中国人能令日军损失惨重了,这个在山林中培训出来的天生的杀手,几乎就是不可战胜的。这个中国人与万物合一,游猎于天地之中,无可匹敌。他杀人似乎如在山林中猎取鸟兽的性命一样,探囊取物般的容易。

龟岛眼睛忽地睁开,杀机复现。他知道能与这样的强大对手对决,可谓千载难逢,即便死在对方的手里,对于一名真正的狙击手来说,也是一种荣誉。既然已经不在畏惧死亡,就应该与这个中国人全力的一战。对方毕竟也是之躯,不能抵挡住一颗子弹,就看在关键时刻,谁的枪快了。

唐林望了望前方的山林,一种无尽的杀气笼罩其上,以致鸟兽惊绝。唐林点了点头,一种久违的兴奋油然而升,这是他期盼许久的时刻,似乎猎杀那六七百名日军士兵的目的就是为了引来这一刻。任何事物任何事情都有着它的顶峰和最高的境界,即将实现的那一刻,竟能令人产生如此的愉悦。

面对龟岛这样的对手,唐林感觉到了莫大的刺激,那种猎杀日军未能尽兴的快感,终于可以在今天得到爆发式的喷泄和极大的满足。这种猎杀的感觉,已不在于目标的多少,而是在于猎杀目标的难度。那一枪致目标死于非命的时刻,足以令人的精神得到升华,虽然这是在杀人,但并非嗜杀成性,这是在杀人有理情况下的猎杀一个最强大的敌人。

唐林在快乐的微笑,他感觉山林中的草木都在和他一同等待那种美妙时刻的到来。因为那是一种使命的终结。

忽然,龟岛在他的G43半自动狙击步枪的光学瞄准镜中意外地发现了三百米外的一座土坡上的草丛中露出了一截步枪的枪管。

龟岛心中一动,他知道自己发现了目标,兴奋之中也自不失冷静。他明白唐林这样的高手不可能在极其隐蔽的伪装下暴露,但是这的确是一截步枪的枪管,探出草丛中少许,或是这个中国人没有注意到步枪枪身的伪装。

龟岛此时身上披的是一件他自编的草衣,步枪的枪身也都缠了伪装的布条,趴在那里不动,走到近前也很难发现他的存在,人枪全部伪装是一名狙击手首要的任务。

“看来这个唐林也会百密一疏!”龟岛观察了片刻,终于确定了那是唐林潜伏的位置,不过他所在的角度看不到唐林的身形,当是头部压得极低的缘故,此时开枪伤不到目标。

龟岛缓缓后移,借地形的掩护绕了过去。

龟岛匍匐到了唐林潜伏位置的后侧百米处,伸出步枪对准了那个方向。但是龟岛在瞄准镜中马上发现了异样,那处山坡的地势和草丛赫然在目,根本不象是有人潜伏在那里,同时他清楚地看到,竟然是两块石头夹住一支步枪的枪身在那里,显然这是一个陷井。

龟岛意识到了什么,在他一发现异样之后,立时一个翻滚,翻到了旁边一处早已观察好的土沟里,顺着坡势迅速地滚到了沟底。同时感觉到耳侧火辣辣的疼痛,一颗无声子弹紧贴着他的耳朵擦过,深深地钻进了他刚才头部所在位置下面的泥土里。

唐林没有想到龟岛能如此的机警,并且他的动作竟然和他的反应一样的迅速快捷,几乎是同步的。一枪失手之后也自叫了声“好!”唐林意外地第一次失手。

“还不错!”远处设伏的唐林,点头笑了一下,看到龟岛翻进的那条土沟纵深很大,不能将其压制在里面,随即隐身退去。

险些中枪的龟岛,已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此时才明白,唐林的伪装根本无破绽可寻,所谓的破绽,都是为了引诱他上当的陷井。对方的狙击步枪多亏不是自动的,来不及开第二枪,否则在他避过第一枪翻滚的同时,已然毙命了。在唐林和他这样的高手眼中,快速移动的目标和静止的目标,命中率都是一样的精确。

龟岛在沟底迅速的游滑而去,根据刚才子弹飞来的方向,他已确定了唐林的位置。但是他也知道,此时的唐林又不知道转换到何处去了。

龟岛意识到了自己的大意和轻敌,在选择了一处隐蔽的潜伏点之后,决定不在移动,要以静制动,静待唐林的自我暴露。

时间在流逝,山林中仍然是那样的平静。龟岛和唐林皆自潜伏不动,二人在比试着耐力。空气中弥漫着无尽的杀机,谁稍有不慎,就会遭到对方的无情射杀。此时谁也不知道对方身在何方,甚至于有可能就在身边几米处。

夜色又一次的降临了。龟岛感觉到了饥渴,他已经两天没有进任何食物了,也是他没有想到这次与唐林的对决会拖这么长的时间。唐林在找机会射杀他,同时也在耗费他的体力。而唐林那边则吃喝两不误,甚至于还能去睡上一觉。

又潜伏了一夜的龟岛,耐不住口中的干渴,在天色渐亮时开始移动去寻找水源。他不动,唐林也不动,耗上几天不用唐林射杀,也会将他饿死渴死。

口中冒火的龟岛隐隐地听到了远处有水流的声音,他在静静地感觉了一下周围之后,犹豫了一下,向水声寻去。

这是一条清澈的溪水,缓缓流向大山之外,是定水河的上流源头之一。

望着前方二十几米外的溪水,龟岛未敢在前进一步,困为他感觉到了唐林也接近了这里。龟岛随即意识到了那条溪水也是唐林的陷井,他在以饥渴为武器来对付自己。

又强挨到了中午,万般的饥渴终于慢慢地消磨去了龟岛顽强的意志,他意识到了日本帝国的辉煌已经远去,在中国的战场上只剩下他一个日本人在做一种无谓的不可能胜利的战斗。他即便射杀了唐林,又有谁会知道呢,并且唐林已经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完成了自己的狙击使命。在这场战争游戏中,他龟岛做为一名狙击手真的是无足轻重,尤其是在此时,再伟大的狙击手也已经失去了他存在的意义。

龟岛躺在草丛里仰望着天空,茫茫然,他此时开始有些后悔起来,他本应该有机会做为一名战俘,日后被遣送回日本国去。可是他却选择了一条不可能再回头的死亡之路,战争的结束,日本的战败,本是他绝望的开始,但冷酷的杀人意识和找到一名强大对手对决的思想仍然令他固执地要“战斗”下去,没想到对手却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似乎和他在山林中捉起了迷藏。对不可测对手的迷惘,令龟岛感到了茫然。

龟岛此时才真正地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是这个中国人的对手,那些辉煌的狙击战绩早已显示出了这个中国人的实力,本是自己不能做到的,自己原来忽略了这些,怀着侥幸之心来进行这场对绝。并且自己是以愚蠢的方式用生命来给这个中国人的狙击生涯划上一个最为完美的句号,来成全对方最后的胜利。

龟岛甚至在某一瞬间忽然意识到,自己强迫唐林对决,应该就是令自己死在唐林的枪下,也算是对自己未曾完成的任务有个交待,杀死唐林的想法原是他怀有侥幸时的一厢情愿。

自己所做的一切原来都是徒劳的,此时此刻已失去了任何的意义。

精神一溃,绝望顿生。龟岛扔掉了手中的狙击步枪,爬向了那条溪水,求生的愿望已经赛过了任何的理想和信念,即使遭到射杀的危险,龟岛也顾不得了。

恍惚中,龟岛觉得前面就是日本北海道家乡的泉水,在那里招唤着他的归来。有一瞬间,龟岛感觉到了异常的清醒,他这才觉得什么也比不上归还家园的亲切感觉,那里才是他生命的真正意义所在。战争、狙击手、杀人,那是一场噩梦而已。

龟岛奋力地朝前爬去。

清凉的溪水令龟岛趴在水中狂饮不止,这才是他所需要的。溪水的滋润令龟岛恢复了些本能的机警,他慢慢地抬头,看到了唐林持着步枪站在一边冷冷地望着他。

“开枪罢!我输了!”龟岛愧然地低下了头。他感激唐林给了他一次喝水的机会。

“日本国都输了,你焉能不输!你现在算是投降了,我不杀你。”唐林淡淡地道。对于龟岛抛弃了步枪不顾一切地爬到溪间喝水,唐林多少感到了一些失望,这场他期望已久的对绝,竟然会这样意外地结局。

“我输了,但并不想向你投降!你不杀我,我仍然还会杀你!”龟岛支撑着站了起来,走向了他的狙击步枪。

唐林见了,摇了摇头,举起了手中的莫干纳辛狙击步枪对准了龟岛的头部。

龟岛拾起了他的狙击步枪,转过身来,面对着唐林,木然地拉栓上膛。

“砰”的一声清脆的枪响,唐林没有犹豫,终于射出了他最后一颗射杀日本人的子弹,这是他有意的选择了一颗未经过改制的子弹。

龟岛的眉心处溅出了几点血花,他双目圆睁,也自以一种惊恐来迎接这颗贯穿他头颅的子弹。他曾以这种方式送给别人死亡,今天也亲自尝到了这种死亡的滋味。

在龟岛毙命的一瞬间,昔日在日本北海道的山林中狩猎时的情景一闪而过,后悔为什么来到中国的土地上进行那场已失败的战争……

唐林望着倒下去的龟岛的尸体,摇了摇头,转身走去。山林中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天地间,只有一个猎人在行走。(全书完)

********————

后记:《猎杀》之后可是《绝杀》???感谢众书的支持,特以此小长篇回馈各位。青斗近期将有新书,展现一种新的传奇,欢迎到时观注。

已结局